歡迎來到西征網! [登錄] [注冊]

抗美援朝戰場的六大傳奇故事

  神話是常人難以到達的境界,一般可分為三種類型:開辟神話、自然神話和英雄神話,我們在這里講述的中國人民志愿軍的英雄神話。

  傳奇也叫傳奇文,是小說的體裁之一,一般是指唐、宋作者用文言寫作的短篇小說,并且成為曲藝和戲曲的素材,多是一些奇異的故事。我們在這里講述的是中國人民志愿軍的傳奇故事。

  在抗美援朝戰爭中,志愿軍與“聯合國軍”的裝備有著天壤之別,一個是剛剛脫離“小米加步槍”的“騾馬化”,一個是裝備精良的“機械化”;戰場對手是世界頭號強國美國為首的17國部隊。正是在力量對比的巨大反差下,志愿軍中才涌現出一個個讓人驚嘆不已的傳奇故事,書寫出一個個讓古今中外嘆為觀止的戰場神話。

  1

  劉光子,一名普通的志愿兵士兵,在戰場上只身擒獲63名英軍戰俘,令斯大林驚嘆不已。

  1953年世界青年聯歡大會在蘇聯莫斯科舉行,抗美援朝戰爭中活捉63名英軍官兵的志愿軍英雄劉光子,有幸參加了這次大會。斯大林得知了劉光子的事跡,好奇地要求接見這位中國傳奇式的英雄。

  斯大林興致勃勃地用俄語問劉光子:“你怎么能一個人俘虜那么多英軍?”翻譯后,劉光子有點不好意思地笑笑說:“英國佬怕死,我不怕死,反正當時豁出去了,這些家伙被我打傻了,乖乖地聽我的指揮了!”斯大林聽了翻譯后,爽朗地大笑。

  “孤膽英雄”劉光子,活捉63名英國佬的傳奇故事,發生在美援朝第5次戰役的沙器幕戰斗中。

  1951年4月24日,抗美援朝第5次戰役中,志愿軍63軍第187師突破臨津江后,在雪馬里地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完成了對英軍“格洛斯特營”的包圍。

  “格洛斯特營”編制在英軍第29旅的序列中,已有150多年歷史,先后參加過兩次世界大戰。早在1801年英國征服埃及的殖民戰爭中,就以突破敵方重圍,轉敗為勝的輝煌戰績受到英皇的獎賞,全營官兵榮獲英皇授予的有“皇家陸軍”字樣的帽徽一枚。因此,該營官兵佩帶兩枚帽徽,有“皇家陸軍雙徽營”之稱。

  雪馬里,位于臨津江南岸四公里處,北有235、314高地為屏障,南有414和675高地為依托,山勢北低南高,易守難攻,是江南敵防御前沿的一個強固要點。守敵為英第29旅“格洛斯特營”配屬英炮兵第45團第7連、哈薩斯騎兵第8連、重型坦克連,共有營屬和配屬火炮42門,縱深還有兩個105榴炮營支援其戰斗。

  24日拂曉,圍殲雪馬里守敵的戰斗打響了。擔任主攻任務的志愿軍187師560團第2營及3營9連冒著敵十架飛機和炮火的轟擊,以迅速隱蔽的行動接近敵人,向雪馬里東北314高地和以西的無名高地發起突然攻擊,很快攻占了雪馬里東北314高地。

  與此同時,志愿軍560團第1營從雪馬里側后發起攻擊。

  “格洛斯特營”遭志愿軍前后兩面夾擊,終于支持不住,便在縱深炮火的掩護下,趁大霧倉惶向南潰退。逃至雪馬里南側2954高地時,遭志愿軍560團1營的痛擊,又掉頭回竄。

  在雪馬里戰斗中為了保證主力全殲英軍格洛斯特營,志愿軍187師指揮561團1營猛插沙器幕,準備抗擊增援雪馬里之敵。

  561團突然出現在雪馬里之敵的側后,使敵人驚恐萬狀,連忙調集飛機和炮兵向我穿插部隊狂轟濫炸,妄圖阻止我軍前進。561團1營冒著敵人的炮火,像一把鋒利的尖刀插入沙器幕,一舉攻占了295.4高地,切斷了雪馬里英軍格洛斯特營的退路,取得擊潰敵人一個營,俘敵130人,斃敵50余人的戰果。

  戰場剛剛穩定下來,1營2連6班戰斗小組長劉光子打掃戰場,他只身一人沿沙器幕山梁搜索前進,突然發現一群英國鬼子畏縮在山坳里,他想抓幾個活口,悄悄接近了這幾個英國兵,猛然大聲吶喊,那幾個英國兵還沒回過頭來,一塊大石頭后面突然站起來幾十個英軍官兵。原來,劉光子發現的并不是英軍的全部逃兵。

  幾十張兇狠的面孔和幾十個黑洞洞的槍口向他逼來,幾支槍同時頂住了他的胸膛,一個英國軍官用手槍對準他的額頭。劉光子面對群敵,非常冷靜,他乘敵不備,果斷地拉響了手雷的保險,眼前的英軍嚇傻了,就在手雷即將爆炸的一瞬間,劉光子向后一縮身,把手雷扔向敵群,順勢滾下山坡。

  滾下山坡的劉光子被摔昏了過去。醒來后,他繼續追趕英軍逃兵,很快又追上了一群英軍逃兵。這回,他接受了上次的教訓,他毫不猶豫地用沖鋒槍掃射,用手雷炸,打得英軍暈頭轉向,呱呱亂叫,紛紛舉手投降,聽從發配。

  劉光子將子彈壓滿,一手扣著機槍扳機面對敵人,一手高舉手雷,向我方押送俘虜。途中遭敵機轟炸,炸死逃散了一部分,最后到了后方一清點,還剩63名俘虜。就這樣,劉光子以大智大勇創造了一個人活捉63名英國鬼子的戰場奇跡,榮獲了志愿軍總部授予的“孤膽英雄”稱號。

  劉光子1948年入伍,1951年參加抗美援朝戰爭,歷任戰士、戰斗組長、班長。1958年復員后,回到了家鄉內蒙古臨河。回鄉后劉光子曾擔任過鄉武裝部長、黨委副書記及旗人大副主任等職。50多年來,劉光子從沒因自己是英雄,向組織提過任何要求。多年來,老人一直保持著當兵時的本色,如在抗美援朝時他用過的一個大瓷碗,仍很好地保留至今。

  老英雄劉光子于1997年去世,享年76歲。1999年,他的英雄事跡被拍成紀錄片,選入《抗美援朝精彩戰例》,由中國人民解放軍音像出版社出版發行,當年他在雪馬里戰斗中用過的那把沖鋒槍,如今被珍藏在中國軍事博物館。

  2

  志愿軍空三師在與美軍百余架戰機的空戰中,9團3大隊僚機飛行員羅倉海,一分鐘連續擊落3架美機,創世界空戰史奇跡。

  在世界空戰中,各國空軍都涌現出無數空戰豪杰,但最具傳奇色彩的空戰英雄是中國人民志愿軍空軍飛行員羅滄海,他在世界空戰史上首創一分鐘擊落3架戰機的奇跡。

  1951年12月5日,志愿軍空軍第3師全師出征。9團攻擊、7團掩護,與美軍百余架F-86和F-84混合機群進行空中大戰。9團3大隊4號僚機飛行員羅滄海創造人類空戰奇跡的戰斗開始了:

  “3號、3號!清川江口有敵機,消滅它!”接到空中指揮員的命令后,3號長機艾華帶領4號僚機羅滄海向目標區飛去。

  果然,在清川江口發現4架F-84,艾華猛按炮鈕,但遺憾的是沒有擊中。由于艾華收油門減速,僚機羅滄海沖到長機艾華前方。

  羅滄海迅速審視了一下眼前的態勢:敵4機排著縱梯隊正向著太陽左轉彎,而自己和敵機基本上處在同一高度,距離敵長機不到800米,自己的前進方向正好攔腰封住敵機的去路。自己背對太陽,位置有利,只要大膽切半徑,穩住機頭,敵機通過一架就能打它一架。

  轉眼的功夫,羅滄海已做好射擊準備。他雙眼不眨地盯著前方,右手緊握著駕駛桿,拇指和食指分別搭在大炮和小炮的電鈕上,左手把住油門,調節速度,守株待兔。

  第一架敵機飛過來了。可是光環里沒有敵機的影子,怎么回事?原來羅滄海與敵機有八十米的高度差。他敏捷地調整了高度,果斷地來了個空中剎車,飛機隨即就和敵機處在一條水平線上了。第一架敵長機算是僥幸逃脫。

  瞬間,第二架敵機飛了過來。這次,敵機不偏不差正好進入羅滄海的光環,他手指輕點電鈕,一串炮彈擦著敵機頭飛了過去,提前量大了,沒有擊中。他又一按電鈕,敵機表演起空中雜技,翻滾著見了龍王。

  羅滄海顧不上欣賞美軍的“雜技”表演,光環中又出現了一個較大的投影。這一回他接受了欲速則不達的教訓,沉著應戰,待敵機進入“十”字中心才開炮。果然,彈無虛發,連珠般的炮彈全部夯在敵機身上。

  轉眼間,第4架敵機又飛了過來。很顯然,它看到前邊的同伙接連被擊落,肯定中了埋伏。但由于羅滄海是隱蔽在刺眼的陽光之中,這家伙一時搞不清炮彈是從哪里打來的。待看清楚羅滄海時,雙方已近在遲尺。由于慣性作用,在如此近的距離上要改變動作躲避射擊,根本來不及了,隨著一聲絕望的長嚎,這個飛賊的名字也上了美國空軍的“陣亡簿”。

  短短一分鐘時間,羅滄海像點名一樣,擊落了3架F-84型美機,開創了世界空戰史上的奇跡。

  事后,人們取出羅滄海擊落3架敵機的射擊膠卷,最后一架被擊落敵機的投影,格外引人注意。通常,敵機被擊中以前,一般只在膠卷上留下一個黑影,而這架敵機在毀滅前,卻留下了清晰的影像:左邊機翼端的副油箱和美國空軍的徽幟依稀可辨;右邊機翼清楚地顯現一行“USA”字樣。米格-15飛機的瞄準具的最近極限刻度為200米,而羅滄海創造了145米的奇跡!戰后,羅滄海胸前掛上了特等功臣證章,獲得“空中神炮手”的美稱。

  抗美援朝戰爭期間,羅倉海共擊落美軍戰斗機4架,他擊落敵機的數量不是最多的,但一分鐘擊落3架戰斗機是最具傳奇的,至今世界空戰無人能夠刷新這一紀錄。

  3

  志愿軍215號坦克在石峴洞北山進攻戰中,獨創朝鮮戰場單輛坦克一次戰斗擊毀美軍5輛坦克的傳奇,榮獲“人民英雄坦克”稱號。

  這是一輛標號215的蘇式T—34中型坦克,58年前被中國人民志愿軍總部授予“人民英雄坦克”的稱號,如今它靜靜地停放在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博物館中,成為志愿軍坦克兵1比5戰果的傳奇見證。

  1953年的夏季進攻戰役,是志愿軍轉入戰略防御以后規模最大的一次的進攻戰役。在這次戰役中,參加正面防御的志愿軍4個坦克團投入了反擊作戰。歷時12晝夜的反擊戰,志愿軍出動坦克25輛次,作戰11次,共擊毀、擊傷敵坦克18輛,摧毀火炮11門、地堡67個,有力地配合步兵,擊退美軍多達187次的反撲,鞏固了陣地,牽制了西線美軍的東援,保障了整個戰役的勝利。此次戰斗共殲敵3500余名,并使“人民英雄坦克”在戰場上脫穎而出。

  1953年7月6日,在夏季進攻戰役中,志愿軍坦克第2師4團2連的215號坦克隨所在連加強志愿軍23軍步兵199團主攻美軍第7師第17團固守的石峴洞北山。

  為了達成戰斗的突然性,215號坦克提前一天隱蔽地開赴前沿陣地,他們的任務是消滅346.6高地上的美軍3輛坦克,支援步兵奪取石峴洞北山。

  乘著夜幕的保護,215號坦克冒雨開進前沿陣地。天亮前,坦克兵們已用稀泥和樹枝把坦克偽裝得像小土丘一樣,炮管像一根靠在“土包”上的木頭。地上所有的坦克履帶痕跡都被抹去。

  天亮了,車長楊阿如發現坦克離射擊陣地約100米,離346.6高地主峰約有2400米。通過坦克潛望鏡,可以清楚地看到主峰上美軍3輛M46重型坦克,正對著其它高地的志愿軍陣地開炮。

  正在這時,指揮所下達命令,要求他們在翌日晚9時9分前,一定要消滅主峰上的3輛美軍坦克,配合步兵奪取敵陣地。因為這3輛坦克可以直接射擊志愿軍前沿陣地,對進攻部隊威脅很大車長楊阿如代表大家保證步兵進攻前,把美軍坦克消滅掉!

  翌日傍晚,總攻發起前的幾分鐘,215號坦克開始行動。按照車長楊阿如的命令,炮長徐志強根據白天的觀察和計算,瞄準了第一輛美軍坦克。

  “穿甲彈!”徐志強高喊。

  炮閂咔嚓響了一下,裝填手師鴻山把穿甲彈填進炮膛。

  “咚!”的一下,坦克向上一縱身,一團火球飛向美軍坦克。

  車長楊阿如見火球在美軍坦克上劃起一道綠光,向左上方一閃而逝。

  “跳彈!向下瞄,放!”

  “轟!轟!轟!”215號坦克一連打出3發炮彈,美軍一輛坦克冒起一團濃煙。

  “打中了!”徐志強興奮地喊到。

  其它兩輛美軍坦克醒過神來,慌忙掉轉炮塔,向215號坦克射擊,美軍陣地的縱深火炮也開始還擊,但由于沒找到目標,只能瞎打一氣。

  炮長徐志強壓住喜悅的心情,使勁揉揉被熏得直流淚的雙眼,迅速把炮口指向美軍坦克炮口的火光。又是幾個連發,美軍第二輛敵坦克中彈起火,火光把旁邊的第三輛坦克照得清清楚楚。

  徐志強稍移炮塔,又是一連3發炮彈,敵坦克頓時被打啞了。但是奇怪,第三輛美軍坦克中了三發炮彈,卻沒有起火。

  “敵人是不是裝死?”

  “再來3發!”楊阿如下達命令。

  3發炮彈又都命中美軍第三輛坦克,大家這才放心。

  這時,徐志強轉過身來得意地問車長楊阿如:“時間過了嗎?”

  “差25秒才到規定時間!”楊阿如說。

  “真痛快!”徐志強表達心中的感受。

  志愿軍步兵在215號坦克的掩護下,僅15分鐘,就攻占了石峴洞北山,全殲美軍守敵一個連。

  但在機動轉移中,215號陷在泥里,坦克完全暴露在美軍面前了。雖然天黑,敵人雖然算不準具體位置,但成片的炮彈傾瀉而下,215號危在旦夕。

  怎么辦?駕駛員陳文奎想出了一條妙計:根據以往的經驗,敵人知道我們慣打夜戰,打了就跑,所以他們也不追,而是隨著我們坦克開動的馬達聲追蹤射擊。如果我們馬上發動坦克,開始猛加油門,把發動聲音搞得大大的,然后減弱,就可以把敵人的炮火騙走。果然不出所料,美軍真的以為坦克開走了,一排排炮彈拼命往后追打,越打越遠,一直追了兩里地才停下來。這可把215號坦克兵們樂壞了!

  又過了一整天,215號坦克陷在泥里還沒開出來,大家只好對坦克進行了偽裝。

  第三天早上,坦克電臺又收到指揮所的命令:今晚部隊反擊敵人的進攻,你們在21點前必須把坦克開出,配合反擊作戰,消滅敵346.6高地的兩輛美軍坦克。并派出4名工兵配合你們排障。

  白天,美軍像發現了什么,炮火始終封鎖著這條通往前沿陣地的道路,3架美軍F—80飛機也不停地輪番轟炸,但萬幸的是坦克偽裝的好,美軍枉費心計。215號坦克的勇士們經過兩天兩夜的戰斗和排障,都已十分疲勞,但為了夜晚的反擊,他們都咬牙硬挺著干。

  排障救車的關鍵是找木頭,只有用木頭把路墊好,才能讓坦克開出來。為了不讓敵人發現,215號的坦克兵們把身上裹一層泥、捆上草,爬到幾百米外的山上把被敵炮火炸斷的樹干、樹枝用繩子拴在腰上往回施。就這么一遍遍地拖呀、拉呀,終于在傍晚聚集了70多根木頭,在工兵的幫助下填平了道路,215號坦克終于在戰斗前半小時開出泥潭躲在暗處,但大家一個個已經衣衫檻樓,身上到處是傷口。但這個付出是值得的,因為開出泥潭的215號坦克,又悄悄地瞄準了346.6高地上美軍新來的兩輛增援坦克。

  晚上9時,夜幕又籠罩大地,美軍向石峴洞北山發起了猛烈的反攻。346.6高地上新來的兩輛美軍坦克瘋狂地向志愿軍陣地轟擊,但他們那里知道已經死到臨頭了。

  215號坦克一連幾個急速射,兩輛美軍坦克中彈起火,車內的美國兵沒弄清怎么回事,便命歸黃泉了。

  消滅美軍坦克后,215號坦克的勇士們又繼續尋找敵陣地的明暗火力點,把他們一個個消滅掉,一共打掉敵人20多個地堡,3門火炮,配合志愿軍步兵199團奪取了美軍占領的石帆北山陣地,并最終控制了石峴洞北山陣地。

  這一仗,215號坦克共擊毀美軍5輛坦克,摧毀火炮5門、地堡30多個。

  志愿軍215號坦克在抗美援朝戰爭中機智靈活,英勇善戰,共擊毀、擊傷敵人重型坦克6輛,其中擊毀5輛,擊毀敵迫擊炮9門、汽車1輛,摧毀敵地堡26個、坑道和指揮所各1個,出色地完成了7次配合步兵作戰任務。為此,志愿軍總部除授予215號坦克“人民英雄坦克”的光榮稱號外,全體乘員記集體一等功一次,車長楊阿如榮立一等功、獲二級戰斗英雄稱號。

  4

  志愿軍38軍“郭忠田英雄排”,以0傷亡消滅215名美軍官兵的事跡,更新了美軍傷亡史上的恥辱。

  這是朝鮮戰爭的奇跡!也是人類戰爭的奇跡!美軍在1991年海灣戰爭中,死亡147人;在2003年伊拉克戰爭中,美軍攻占伊拉克僅死亡138人。但郭忠田指揮全排的小小阻擊戰,就讓美軍的死亡人數分別超過了兩場戰爭。

  死亡對比的奇跡——美軍亡215人,志愿軍亡0。

  兵力對比的奇跡——美軍一個營,志愿軍一個排。

  武器裝備對比的奇跡——美軍飛機100余架次和大量的坦克、各種火炮,志愿軍步槍、機槍、手榴彈。

  彈藥消耗對比的奇跡——美軍消耗了無數噸的炸彈、炮彈、槍彈,志愿軍消耗步機彈1305發,手榴彈14枚,平均每6發子彈擊斃一名美軍,不算擊傷的美軍。

  戰場生存的奇跡——美軍的飛機、坦克和各種火炮的炸彈、炮彈、汽油彈,把這個排三百米的狹小陣地全部削平,植物全部燒焦,巖石的山頭被炸成粉末,隨手抓起一把土,有一半是鐵屑。但志愿軍在這樣的死亡地帶堅守一天,無一人死亡。

  創造這一戰爭奇跡的是志愿軍第38軍113師337團1連2排排長郭忠田和他的戰友。

  1950年11月27日,郭忠田帶領全排31名戰士從朝鮮的三所里強行軍趕往龍源里。

  此前的兩天——11月25日,抗美援朝第二戰役拉開了序幕。

  當時,志愿軍總部的戰役部署是這樣的:集中9個軍30個師在東西兩個戰場發起第二次戰役,以西線為主。在西線集中了6個軍18個師參戰,38軍和42軍首先殲滅德川和寧遠的南朝鮮偽7師、偽8師,之后插向價川、三所里,切斷39軍、40軍正面美軍等多國部隊的退路。在東線集中3個軍由9兵團負責,主要打擊美軍陸戰第一師等多國部隊。

  11月27日,西線的38軍和42軍很快拿下了德川、寧遠,40軍已向球場、價川方向進攻;同時,50軍、66軍、和39軍也分別向博川、安州、價川方向實施突擊,美軍和南朝鮮偽軍已全面潰退。現在38軍113師能不能火速插到三所里,關上“閘門”,堵住潮水般的潰逃之敵,成為第二次戰役成敗的關鍵。

  11月27日黃昏,志愿軍司令員彭德懷根據戰役進展情況,緊急電令38軍:“價川美軍有南逃跡象,速插三所里。”彭德懷在命令中強調38軍113師一定要插到三所里,插斷價川與平壤的聯系,強調插到了,插斷了,就是勝利。

  而此時,命令發出已經十個小時,113師一直沒有與志愿軍司令部聯系,也沒有與軍部聯系,誰也不知道他們到了哪個位置。

  彭德懷不斷催問,有沒有113師的消息,回答總是沒有。

  作戰室外北風呼呼,彭德懷心焦如焚。

  其實此時113師以338團為前衛,經過14小時強行軍72.5公里,已經按時插到三所里,正與美軍逃敵騎1師5團展開激戰,先后粉碎了美軍10余次猛烈沖擊,并擊退南援之敵一個營,死死關住了三所里敵軍逃路的“閘門”。

  師領導剛想喘口氣,偵察參謀報告:“發現美軍有跡象往三所里以西的龍源里逃竄。龍源里很可能成為美軍的又一條逃路。”這一消息,使在場的人大驚失色,一旦敵人從龍源里跑了,那么就將前功盡棄,影響整個第二次戰役,

  “把二梯隊337團拉上去,拼死趕到龍源里,死死守住龍源里!”師長江潮下達了死令。

  337團兵分兩路,以3營8連為右路前衛,1營1連為左路前衛。1連把尖刀排的重任交給了郭忠田領導的2排。此時,郭忠田排肩負起第二次戰役“刀鋒”的重任。

  龍源里地處價川以南的丘陵地區,在三所里的西面。它不僅北通價川、軍隅里,南通順川、平壤,而且在它的北面有公路可與三所里相連,相距不過幾十公里。因此不僅在三所里碰壁的敵人會轉道龍源里,而且從清川江南撤的美軍也可以從這里逃跑。

  向龍源里進發時,2排已經5天5夜沒合眼了,加上中間兩天兩夜的激戰,戰士們疲憊不堪。但仍然頑強地強行軍。經過12個鐘頭的跑步前進,28日凌晨,郭忠田排這把鋒利的尖刀終于插進了“聯合國軍”的心臟——龍源里,美軍“太平間”的大門被牢牢地關住了。

  東方終于放亮了,太陽在地平線下就射出了萬道光芒,把東方染成了一片金紅。

  早上8點多鐘,郭忠田突然發現公路上出現了許多小黑點,果然美軍在三所里碰壁后,向龍源里逃來。郭忠田翹首遠望,逐漸看清了是4輛汽車,3輛十輪大卡車,一輛小吉普,后面黑糊糊的看不清楚了。后來得知這是美2師的向平壤撤退的殘兵敗將。

  汽車的黑點越來越大,轟鳴聲越來越近。“那輛吉普車上坐的像個軍官,細長條子,小腦袋兒,賊眉鼠眼地四處張望。那大卡車上,坐著30多個美國兵,都歪著脖子,抱著膀子,隨著汽車的走動來回晃動。

  “噠噠噠”……郭忠田全排射擊,機槍吐出了一道火舌,全部打在了油箱上。汽車燃起了火焰,吞并了車頭。重機槍、輕機槍、步槍一起向后面的卡車傾瀉著彈雨。

  郭忠田一揮手跳出了工事,大聲命令道:“5班!趕快從山的右翼插下去,把敵人消滅掉!”

  “4班到山下汽車上去搶彈藥!”

  幸存的美國兵慌忙跳下汽車,向一條大溝里逃命,腳跟還沒有站穩,5班的手榴彈就飛到了。火光、濃煙、碎石和美軍血肉橫飛尸體在大溝里混為一體,首批潰逃的美軍三下五除二就給報銷了。 正在此時,從北方傳來“轟隆隆”的聲音,那響聲就如同夏天里的悶雷一樣。

  郭忠田一聽就知道:這是坦克。

  好家伙!50多輛坦克。像剛才那4輛汽車一樣,為首的坦克也向西拐彎了。

  “打吧,排長!”戰士們有點沉不住氣了。

  “用手榴彈砸吧!”戰士朱高品雙手緊握手榴彈,嘴里嘟囔著。郭忠田一言不發,兩眼死死盯著美軍坦克。

  坦克已經來到了眼前,戰士們急了:“排長,還不打呀!敵人都跑了!”

  “把敵人坦克統統放過去,誰也不準開槍!”郭忠田終于開口了。

  但他的命令使全排大吃一驚。

  “排長,你瘋了!連長、指導員不讓放走一輛坦克、一輛汽車,放走了敵人,怎么向連里交代?”

  “少廢話,我是排長,聽我的!”郭忠田火了。

  美軍坦克一輛接一輛地從戰士們眼前開過了阻擊線,大家眼中冒出了火,手榴彈在手中握出了汗,但沒有人違反郭忠田的命令。

  郭忠田不僅眼中冒火、手上冒火、心中也在冒火。每過一輛坦克,都像壓在他的心上,咯噔一下,幾次都差點沉不住氣。但他還是強行壓住了火,他心里清楚這個時候,指揮員不冷靜,一旦感情用事,后果不堪設想。一個排的兵力沒有火箭筒、沒有炸藥包、沒有反坦克雷,靠步槍和每人僅有的4枚手榴彈對付幾十輛美軍坦克,純屬于白送死,上級交給的阻擊任務也就徹底泡了湯。

  一輛、兩輛、三輛……,50多輛美軍坦克終于過完了。郭忠田眉開眼笑,展現在他面前的是運兵車、彈藥車、炮車,車頭接車尾,一輛接一輛,一眼望不到邊。

  “狠狠打!”郭忠田的命令終于脫口而出。他一槍就干掉了一個美國軍官。

  “噠、噠、噠……”、“啪、啪、啪……”,全排的所有輕重武器像狂風暴雨一樣吼叫起來。

  運兵車著了、炮車翻了!火光熊熊,黑煙滾滾,炸聲隆隆。美國兵血肉橫飛、支離破碎。幸存者擁擠著、嚎叫著、呻吟著,四處躲閃,到處逃生。

  美軍的后續車隊被前面爆炸的車輛擋住了,大量逃竄部隊被阻擊住了。

  郭忠田有意放走美軍坦克,不但沒有受到批評,而且還受到了連長和指導員的表揚。

  美國佬被打暈了、打疼了、打怒了,向餓狼一樣嚎叫、反撲、報復。

  已經開過阻擊線的美軍坦克群,被劇烈的爆炸聲和熊熊大火所驚醒,發現上了志愿軍的當,有3輛坦克又回過頭來報復。其中一輛鉆出了一名指揮官,打著一面小旗來回搖著,后邊的敵人紛紛集結起來,足有200多人,看樣子要向2排發動進攻。

  郭忠田盯著那個坦克上的指揮官說:“干掉他!”一聲槍響,張祥忠就把他送給了上帝。

  第二輛坦克上又鉆出來個軍官,這個家伙很狡猾,躲在兩輛坦克之間,舉個盒子亂叫。不一兒,天空飛來了30余架飛機,輪番往葛峴嶺山頂掃射,扔汽油彈、炸彈,把整個山頭變成了火焰山。

  飛機走后,美軍步兵朝2排陣地包抄過來。當敵人進至到手榴彈投擲有效距離時,郭忠田命令全排的手榴彈向美軍飛去,把美軍炸得抱頭鼠竄。時間不長,美軍又沖了上來,輕、重機槍、步槍,一陣秋風掃落葉,美軍又狼狽逃竄,80多具美軍尸體布滿了山崗。

  半個鐘頭以后,美軍占領了對面的高山,以火力向2排猛烈還擊。敵人的50多輛坦克回過頭來,以機關槍和坦克炮向2排傾瀉彈雨,天上的美軍飛機輪番撥撒彈雨,葛峴嶺籠罩在硝煙炮火之中。

  狡猾的美軍坦克在一陣彈雨之后,加大油門猛然向被打壞的汽車壓去,后面坦克又將壓碎的汽車推進溝里,被堵塞的道路很快就被疏通了。后面汽車、炮車上的美軍欣喜若狂,潮水一般地向2排的阻擊線涌來。

  眼看大量美軍汽車、炮車就要通過2排的封鎖線。郭忠田急了:“剛才放走坦克是迫不得已,現在你汽車、炮車也想遛,沒門!”他命令全排狠狠地打,不準放走一輛美軍車輛。

  “噠、噠、噠……”班長張祥忠一梭子,將一輛美軍炮彈車的油箱打著了,十五公分的榴彈炮彈,在山溝里連續爆炸,嚇得美軍車隊不敢前進了,順著原路往回退了老遠。

  郭忠田和戰士們臉上露出了笑容。

  下午兩點,敵機飛來100多架次,朝著有假工事的葛峴嶺轟炸了半個多小時,山頭又一次成為火海。2排的陣地上靜悄悄的,除了兩個觀察哨,戰士們都在防炮洞里休息。

  飛機一走,美軍的坦克炮、榴彈炮又是一陣鋪天蓋地的狂轟爛炸。接著,200多敵人又在2排陣地前集合起來,嗷嗷叫著,分三路朝山上沖來!

  郭忠田命令等敵人靠近點再打。100米、80米、70米……,美國佬的鋼盔閃閃發亮,美國兵的高鼻子、大胡子都看清楚了,距離僅有30多米了,郭忠田一聲令下,所有火器一齊怒放。特等射手閻鎮章11槍打死9個敵人;戰士朱高品勇敢地沖出陣地前沿30多米,占領了最佳地形,敵人離他不到20米,他才把手榴彈甩出去,美國兵倒下了好幾個。不到兩個小時,美軍的輪番沖鋒被打垮了,200多名美軍死傷過半,夾著尾巴跑了。

  這時,美軍采取南北夾攻,南面的敵人從外往里打,北面的敵人從里往外沖,妄圖打通逃路。3連陣地吃緊了,成群的美軍實施了波浪式攻擊,一浪緊接一浪,一浪高過一浪。連長命令2排調一個班支援3連1排陣地,郭忠田二話沒說,立即令5班前去支援。

  郭忠田讓5班長帶機槍往左前方運動,帶敵人沖到二三十米時,用火力側擊敵人。這一著果然厲害,美軍被側面攻擊打蒙了,3連1排的戰場危機很快發生了變化。

  5點多鐘,美軍的攻勢明顯減弱,敵人的車隊始終沒有跨過2排的阻擊線。天黑以后,志愿軍大部隊趕到,對美軍逃兵進行了合圍。郭忠田帶領戰友跳出工事,沖下山去……

  打掃戰場后,在2排的陣地面前躺著215具美軍尸體。連長過來了,郭忠田把全排集合起來,一個立正:“報告連長,全排一個也沒少,除了5班長的耳朵有些震聾、袁紹文頭部受點小傷外,沒有一個傷亡。”他又清查了一下今天的彈藥消耗,共打了1305發子彈和14枚手榴彈。而他們的戰果除了消滅215名美軍外,繳獲和擊毀美軍各種火炮6門、汽車58輛。

  接著,郭忠田向連長檢查了兩條缺點:“把敵人坦克放走了,沒有打壞;沒有抓住一個俘虜兵。”連長笑著說:“放走坦克是正確的決策,是為了更好地消滅敵人。你們打得是守備戰,沒有俘虜不算缺點。”聽了連長的評價,全排一片歡呼!

  戰后,38軍和志愿軍總部授予2排“郭忠田英雄排”的光榮稱號,志愿軍總部給郭忠田記特等功,并授予“一級英雄”稱號。

  5

  美軍飛行員戴維斯飛行時間3000多小時,“二戰”中擊落德軍飛機50余架;志愿軍飛行員張積慧飛行時間200小時,從未參加過空戰,交戰結局,戴維斯命喪藍天。

  美國空軍將擊落5架飛機的飛行員稱為“王牌飛行員”,這一標準被世界空軍所公認。美軍航空兵第4聯隊第334中隊長”喬治 阿 戴維斯少校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共擊落德軍飛機50余架,被稱為“雙料王牌”。然而,這位大名鼎鼎的空戰英雄,在朝鮮戰爭中卻栽在了志愿軍年輕的飛行員張積慧手中。

  1952年2月10日上午,美軍戰機數批先后侵入平壤、沙里院和價川地區,其中F-80戰斗轟炸機2批16架,在18架F-86戰斗機掩護下,轟炸軍隅里附近的鐵路線。志愿軍空軍司令員劉震令志愿軍空軍第4師起飛兩個團34架米格-15殲擊機,以第10團的16架飛機為攻擊隊,第12團的18架飛機為掩護隊,由第10團團長阮濟舟率領,采取師編隊“品”字隊形,急速飛往戰區。

  當時,天空布滿薄云。地面指揮員不時用無線電提醒空中編隊:“加強警戒,注意搜索敵機!”飛行員們高度戒備,嚴密地監視著四周的天際。他們知道,在空戰中誰能先發現目標,誰就能爭取主動。

  在前進中,第12團3大隊大隊長張積慧發現遠方海面上空有一道道白煙,表明有美軍戰機在活動。他立刻報告了帶隊長機,并繼續觀察著美軍戰機的動向。

  這時美軍機群正利用云層隱蔽地接近志愿軍機群。帶隊長機阮濟舟果斷地發出“投掉副油箱,準備戰斗!”的命令。張積慧和僚機單志玉投掉副油箱后,即猛拉駕駛桿,爬高占位,準備攻擊。但當他們搶占到高度優勢時,卻失去了目標,自己又脫離了編隊,一時找不到美機,他們就加大油門,追趕編隊。

  張積慧和單志玉一邊向前趕隊,一邊搜索目標,突然張積慧從右后方云層間隙中發現8架美機直竄下來,氣勢洶洶地逼過來,為首的2架已經猛撲到他們飛機的尾后,距離越來越近,很快就要到開炮距離。

  張積慧提醒僚機單志玉:“注意保持編隊!”然后猛然作了一個右轉上升的動作,美機下滑增速性能本來就好,加之偷襲心切速度過大,冷不防撲了空,一下便沖了過去。張積慧、單志玉協調一致地來了個左扣下滑動作,順勢咬住了美機編隊中的長機。美軍長機見勢不妙,拼命擺脫,先是急脫動作,后又向太陽方向擺脫,動作之急使他的僚機都掉了隊。但是,張積慧、單志玉的飛機卻始終緊追不放,步步逼近。

  張積慧明顯地感覺到,前面的敵人飛行技術十分高超、老辣,斷定這不是個一般的飛賊,他擔心夜長夢多被他滑脫,便決定及早下手、連續攻擊,不給他喘息的機會。他很快開炮了,第一次開炮因角度不佳、距離過遠,未擊中。

  張積慧緊追到600米距離,不容它耍出新花樣,迅速將美軍長機再次套進瞄準具光環,第2次開炮,三炮齊發,將其擊中。這架美國當年最新式的F-86型戰斗截擊機,連同它的飛行員一起,一頭栽到朝鮮博川郡青龍面三光里北面的山坡上。

  張積慧擊落美軍的長機后,迅速拉起,又攻擊另一架美機。該機飛行員驚慌地做著不規則的飛行動作,極力擺脫。當張積慧逼迫到開炮距離時,飛機又突然做上升轉變動作,企圖彎起身子掉頭回咬,但是他昏了頭竟忘了F-86的向上機動性能遠不如米格機。當他揚起身子還未來得及掉頭,張積慧已做出更敏捷的上升轉彎動作,并從內圈切半徑靠了上去,在400米距離上穩穩地瞄準了敵機的發動機和油箱的結合部,一次開炮,就把這架美機打得凌空解體。

  前后不到一分鐘時間,張積慧在他的僚機單志玉緊密配合下,干凈利落地一舉擊落美機2架。

  空戰結束后,當地的志愿軍地面部隊從美機殘骸中找到一枚駕駛員的不銹鋼證章,上面刻著:第4聯隊第334中隊中隊長喬治 阿 戴維斯少校。這個戴維斯是美空軍所稱“百戰不倦”、“特別勇敢善戰”的“空中英雄”。

  戴維斯有著飛行3000多小時的經歷,早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就曾參加戰斗飛行266次,擊落飛機50余架,那時已經名揚美國空軍,并被美國新聞傳媒炒得火爆,被視為“空中的職業殺手”、“美國空軍的驕傲”,甚至被有些報紙捧為“民族英雄”。

  1951年8月,美空軍為了取得噴氣式戰斗機空戰經驗和增強空戰力量,特意以輪換方式派遣一批參加過第二次世界大戰的老牌飛行員到朝鮮作戰。戴維斯不僅是其中之一,而且是這批高手中的頂尖人物,據美方資料稱,他到朝鮮后的半年時間中,擊落我方飛機14架,成為朝鮮戰場上的“成績最高的噴氣機王牌駕駛員”。

  當時,美空軍第14大隊司令官臉色陰郁地站在一幅地圖前,正用一支粗大的鉛筆在地圖上圈點著:忽然室外傳來一陣喧嚷聲,接著有人進來報告說:戴維斯出航后,到現在還沒有回來!這不祥的征兆使他一下癱在了椅子上。

  2月12日,美空軍得到了確切消息,戴維斯的同僚和上司一片嚎啕……戴維斯的長期搭檔曾為能給美國的空中英雄當僚機而榮幸而自豪,現在連聲地哀嘆:“唉,戴維斯少校的一世英名毀于一旦,竟是毀于一支新軍手中,太不可思議了!”

  擊落戴維斯,使這次空戰的政治影響迅速擴大。1952年2月13日,美國遠東空軍司令威蘭中將在一項特別聲明中承認:戴威斯被擊斃,“是對遠東空軍的一大打擊”,“是一個悲慘的損失”、“尤其對我們的飛行員帶來一次巨大的沖擊”。

  戴維斯的被擊斃,美國的許多報紙、電臺和電視臺都對此作了高規格的報道。

  《紐約時報》稱此是自珍珠港事件后美國軍事史上最黑暗的一頁。

  戴維斯的妻子也向美國空軍當局提出了強烈抗議,指責美國軍方“本來就不應該把戴維斯派到那個戰場上去”。并將其丈夫延期留在朝鮮,未能實現定期輪換的諾言。反戰情緒由參戰軍人的眷屬圈子中向美國社會蔓延……

  志愿軍空軍首長致電各部隊,表彰張積慧、單志玉長僚機密切協同的戰斗精神,號召全體指戰員向他們學習。中國人民解放軍總政治部將張積慧的事跡通報全軍,并給他記特等功一次。

  這次戰斗不僅在軍事上取得勝利,在政治上也產生巨大影響,中央領導同志也為此感到振奮。1952年2月14日,毛澤東在中南海親自召見蕭勁光等海軍領導人。這一天,毛澤東顯得非常高興,他從打掉戴維斯這件事談開來,從政治談到軍事,從現在談到未來,最后進入了正題:“勁光同志,有個事跟你商量一下,我準備把購買艦艇的外匯轉買飛機,鼓勵志愿軍空軍去爭取更大的勝利,這也算是論功行賞嘛!”言畢大笑。

  擊落戴維斯的張積慧出國參戰時,飛行時間僅200小時,在米格-15殲擊機上的飛行時間不足20小時,從未參加過空戰。抗美援朝期間,張積慧先后擊落4架美F-86戰斗機,被志愿軍總部授予一級戰斗英雄稱號。

  6

  志愿軍188師用步槍打空戰,一日擊落擊傷美軍飛機18架,開創我軍步槍擊落飛機的最高紀錄。

  在朝鮮戰場上的美軍飛機就如同蒼蠅一樣,飛來飛去,依仗絕對的空中優勢,對我軍狂轟濫炸,在我軍陣地上如入無人之境,有時竟有意超低空飛行,戲弄我軍地面部隊。

  1951年4月18日,天剛蒙蒙亮, 敵機像往常一樣一批一批地出動了。美軍的空中霸王以為能和以往那樣天馬行空,獨往獨來,誰知志愿軍第63軍188師的幾千支烏黑的槍口,已為他們準備了空中墳場。

  8時,8架美軍飛機得意地超低空飛臨188師562團和563團陣地上空。突然信號彈騰空而起,兩個團的3000多支步槍、沖鋒槍、機槍,一起向敵機開火,美機被這瞬間發生的步槍空戰嚇懵了,一架敵機尚未弄明白志愿軍用的是什么新式武器,便打著跟頭來了個“啃泥地”,幸虧飛行員跳傘快,保了條活命,但雙腳剛落地,便成為563團戰士的俘虜。當美軍飛行員得知自己是被志愿用落后的步騎槍打落時,目瞪口呆。首戰告捷,全師官兵眉飛色舞。

  10時,天空又響起了嗡嗡聲,美軍又出動16架飛機前來報復。記吃不記打的第二批美機還是那樣志高氣昂,搖頭擺腦地擦著地皮向我軍陣地飛來。敵機的轟鳴聲震耳欲聾,飛行員的得意勁都清晰可見。在敵機俯沖掃射的關鍵時刻,一聲號令,兩個團的3000多支槍像鞭炮一樣地響了起來。頓時,4架美機當場來了個倒栽蔥,在荒野里騰起滾滾火球,4個飛賊連當俘虜的福氣都沒享上,統統見了土地爺。兩次步槍空戰,5架美機墜毀,188師卻無一傷亡。

  兩個小時后,第三批美機又來報復。24架敵機,一個比一個飛得高、跑得快,毫無目標地“下了彈”,便落荒而逃。

  一日之戰,188師共擊落敵機5架,擊傷13架,開創了朝鮮戰場步兵輕武器打下飛機的最高紀錄。戰后,受到19兵團政治部的通令表揚。志愿軍總部首長也發來賀電,并號召全體志愿軍學習63軍步槍打飛機的經驗。從此,朝鮮戰場敵機再也不敢超低空飛行了,空中打擊力量明顯減弱,我軍地面部隊的損失也相對減少。

  后來,我在19兵團司令員楊得志的回憶錄中得知,早在1947年10月的清風店戰役中,63軍就和兄弟部隊用輕重機槍組成對空火網,擊落、擊傷蔣介石支援羅歷戎的飛機各1架,沒想到63軍當年在“蔣機”上發明的“專利”,4年后在“美機”上得到普及。

(完)

透視西方民主真相、解讀新聞熱點事件、剖析輿情事態走向、更多精彩原創時評。
敬請關注西征網微信,掃描二維碼免費訂閱。

掃描加關注

責任編輯:主角

專欄推薦/

《日本の恩公蔣介石》作者,人稱無風。無黨派人士,久經考驗的愛國主義青年。

中共黨員,大學本科學歷,全國優秀教師,網絡知名專欄作家、多家報刊雜志特邀評論員。

傳播精神文明正能量,鞭撻社會歪風邪氣,矢志不渝,拙筆不墜,愿以筆墨網絡奉獻社會。

2015年度全國“五個一百”網絡正能量榜樣。

歷史愛好者,無黨派愛國青年,有志弘揚中華歷史文化,擅長以史實解讀現實,讓歷史照亮未來。

西征熱門/

一號觀察/

軍事推薦/

熱門專題/

精彩視頻/

人民領袖

警惕!“兒童片”兒童不宜!惡搞經

哈桑阿巴斯-敘利亞之殤

今日中國,如您所愿

《輝煌中國》第一集 圓夢工程

軍品收藏/

用微信掃一掃

站長素材
黑龙江36选7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