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西征網! [登錄] [注冊]

  導語:1951年冬季,毛澤東、中央軍委決定在全軍范圍內開展“打虎”運動,主要目的是懲戒和肅清軍內的貪污腐敗分子,震懾全體官兵尤其是軍隊高級干部自進城后日趨嚴重的拜金主義思想。第一波“打虎”運動于1952年8月結束,這一階段的“打虎”運動時機、火候、力度把握得都比較好,在新中國成立初期及時給廣大官兵特別是高級干部注入了“清醒劑”。

  源起:增加生產,厲行節約,支援抗美援朝

  中華人民共和國剛成立,為何在各項事業熱火朝天推進之時開展“打虎”運動?這要從東北局的一份報告說起。

  1951年8月31日,時任東北局書記的高崗在東北局的黨員干部會議上提出,自東北轉入以經濟建設工作為中心后,一些黨員干部經不住資產階級的誘惑,產生了嚴重的貪污蛻化。不僅如此,東北一級機關中也有嚴重的官僚主義。他建議開展群眾性的民主運動,以揭發、打擊貪污蛻化和官僚主義現象。隨后,一場聲勢浩大的反對貪污蛻化、反對官僚主義的運動在東北展開。在三個多月中,共揭發貪污分子3629人,僅東北貿易部檢舉揭發的金額就高達5億元人民幣(舊幣,下同)。浪費現象和官僚主義也非常嚴重,僅東北鐵路系統就積壓了價值上千億元的材料沒有進行處理。這場運動深刻教育了東北地區的黨員干部,貪污現象得到了有效遏制,機關的開支也大為緊縮。11月1日,高崗將開展此項運動的情況向黨中央作了匯報。報告中,高崗第一次將增產節約和反貪污斗爭聯系起來。毛澤東閱后敏銳地覺察到,政府部門各級干部反貪污腐化問題不僅是東北,而且是全國范圍內都相當迫切的問題。

新中國成立初期我軍第一波“打虎”運動
1952年2月10日,保定市舉行公審大會,劉青山被押入會場

  當時,為支持抗美援朝戰爭,1951年國家全年預算比1950年增加了60%,其中總預算的32%直接用于朝鮮戰場,這還不包括蘇聯政府的軍事貸款。國家準備在1952年建設多個重點項目,需要巨額的資金投入。當時的新中國面臨一個尖銳的矛盾:支出大幅度增加,而財政收入卻十分有限。如何解決這個矛盾?在當時的情況下,增產節約是唯一的辦法。10月5日,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根據毛澤東提出的“戰爭必須勝利,物價不許波動,生產仍須發展’’的方針,決定從11月起開展全面增產節約運動。10月23日,在全國政協一屆三次會議開幕式上,毛澤東提出,要開展增加生產、厲行節約運動。他強調,為了繼續支持抗美援朝和中國人民志愿軍,就必須增加生產,厲行節約,這是當前的中心任務。11月20日,毛澤東在中央轉發高崗的報告上寫道:中央認為這個報告是正確的。請你們重視這個報告中所述的各項經驗。這是毛澤東第一次向全黨提出反貪污、反浪費、反官僚主義的問題。

  此時,各地反映黨員干部貪污受賄、腐化墮落的報告一份接一份報到中央。報告顯示,經濟工作部門貪污現象最嚴重。如僅上海人民廣播電臺路星元一人,貪污金額就高達2.47億元。華北、中南、西南、西北各區也曾連續揭發和處理了若干貪污事件。尤其是天津地委前任書記劉青山和現任書記兼專員張子善被人揭發,貪污挪用公款達200億元。劉青山、張子善沒有在槍林彈雨中倒下,卻被資產階級的“糖衣炮彈”擊中,這讓毛澤東十分震驚,他認為“三反”斗爭已不是局部性的斗爭,“需要來一次全黨的大清理”。

  12月1日,黨中央在《關于實行精兵簡政、增產節約、反對貪污、反對浪費和反對官僚主義的決定》中明確規定:所有黨員,凡是利用職權實行貪污、浪費,都是嚴重的犯罪行為。12月5日,毛澤東進一步明確要求各地“迅速訂出自己的反貪污計劃,并開始著手發動這一斗爭”,要求政府系統(重點在財經部門及總務人員)、軍事系統(重點在后勤部門)、黨派團體系統都要迅速開展“三反”運動。還專門成立了中央人民政府節約檢查委員會(簡稱中節委)。展開:大張旗鼓地進行“三反”斗爭

  “三反”運動部署剛下達,裝甲兵司令部就率先提交了工作報告。對此,毛澤東表示:這個報告著重在精簡節約和反對浪費方面,并且還只是部分的開始,但已很有意義,使人高興。他要求“全軍立即展開這一斗爭,發動全體指戰員,進行精簡節約,反對浪費,反對貪污,并將這二者既分開而又聯系起來”。

  當時,軍隊浪費現象非常嚴重。據不完全統計,全軍在作戰費、建設費、事業費中的浪費和積壓高達40億一60億斤大米。貪污現象也非常普遍。從1950年12月到1951年4月底,華北軍區貪污案件就占全部受紀律處分總數的30%一40%。基于這種情況,毛澤東特別提出,要在軍事系統的后勤部門展開反貪污、反浪費、反官僚主義的斗爭。

  12月11日,毛澤東命令全軍“大張旗鼓,發動群眾,展開一個反貪污、反浪費、反官僚主義的嚴重斗爭”。隨后,總政、總參、總后、華北軍區、西南軍區等都相繼召開動員大會,要求各單位認真開展精簡節約和“三反”運動。毛澤東要求各大軍區“從發現浪費現象,去發現貪污現象”,提出“注意資產階級和舊統治階級腐化我黨我軍的嚴重危險性,迅速布置一個大張旗鼓的吸引廣大群眾參加的反貪污斗爭”。

  12月13日,總政向毛澤東匯報了精簡節約和“三反”的部署情況。毛澤東認為,總政關于“三反”斗爭的分析和布置是正確的,希望其他各部門“凡未作這種分析和布置的,都應作出自己的分析和布置,并向中央作報告”。12月19日,毛澤東進一步要求全軍:整編工作必須結合反貪污、反浪費、反官僚主義的斗爭去進行,否則“整編工作就會失去應有的意義,整編內容就會殘缺不全”。隨后,華北、西北、中南、西南軍區都按照毛澤東關于“務必將整編和‘三反’結合去做,二者不可缺一”的指示進行“三反”運動。12月21日,在復電中南軍區黨委并告華東軍區、西南軍區時,毛澤東要求“應立即發動這一斗爭,使貪污浪費的狂瀾早日停止”。

  為加強中央直屬機關對“三反”運動的領導,成立了以周恩來為第一書記的中央直屬機關總黨委,安子文、楊尚昆、肖華分別為第二、第三、第四書記。同時,還成立了軍隊系統總黨委,肖華任第一書記、徐立清為第二書記。

  各大軍區開始行動起來。西南軍區以“革命軍人的戰斗姿態”,“毫無畏首畏尾拖泥帶水模樣”開展“三反”斗爭。“在過去一段時間內有些被動”的華東軍區“現在已完全主動了”。甚至在最前線作戰的二十六軍都開展了“三反”運動。毛澤東還要求各大軍區也應仿照西南軍區每周一次簡報的做法,以便“互相比賽戰斗成績,由中央加以評判”。毛澤東對“三反”斗爭進展緩慢的大軍區進行了批評,指責中南軍區“至今沒有一個徹底發動‘三反’斗爭的號召文件”,要求務必“在一月份全軍整整齊齊進入‘三反’斗爭”。西北軍區當時正進行轉業集訓和整編工作,清出的貪污分子很少,“一億元以上大‘老虎’還未發動去捉,甚至連計劃都沒有”,毛澤東命令西北軍區“‘老虎’不捉凈不許收兵,不許整編”。

  12月31日下午,中央直屬總黨委召開黨政軍團群擴大黨委會,會上宣布:中央所屬各部門限期發動群眾揭發檢舉和坦白,違者,不論部長、行長、署長、處長、局長、科長、股長或經理,一律撤職查辦。不管什么人,部長、局長……官僚主義、手上不干凈的,一律撤職,撤職后補給飯吃。會上當場宣布對軍委技術部部長戴鏡元等三人“撤職查辦”。

  1952年1月4日,毛澤東親筆修改的《人民日報》社論:如果不徹底肅清貪污、浪費和官僚主義的嚴重現象,“就要腐蝕我們的黨,腐蝕我們的政府,腐蝕我們的軍隊,腐蝕一切財政經濟機構和一切革命的群眾組織”,“一句話,這就有亡黨、亡國、亡身的危險”。1月9日,毛澤東就軍事系統的“三反”運動報告的處理問題批示肖華:軍事系統的“三反”報告有需處理的,一概請你們處理,包括軍委各部、各大軍區及志愿軍的一般問題在內。只有若干特殊問題,必須經過我才能解決者,則由我來處理.我主要是管常政軍民都有關系的一些問題的指導。1月10日,毛澤東肯定了空軍黨委的做法,即首長帶頭檢討,以發動群眾揭發批評;再號召自動坦白,同時設立意見箱讓群眾檢舉。同日,西南軍區直屬部隊召開團以上干部大會,深入動員開展“三反”運動。賀龍在會上講話:“過去我們打游擊戰爭,有原則,有立場,生活很艱苦,干得很有勁,進了城市有些人就經不起資產階級的誘惑、進攻。”“這次毛主席打了一個大雷,才把全國各大行政區和全國人民驚醒。”

  高潮:搜尋“大老虎窮追務獲

  盡管經過前期“疾風暴雨”式的動員,但“三反”運動并沒有像預計的那樣“真正發動起來”。加何突破運動瓶頸,將全軍的大小“老虎”搜尋干凈?經過一段時間的深思熟慮,毛澤東認為分配“打虎”數量是較有效的方法。

新中國成立初期我軍第一波“打虎”運動

  1月18日,毛澤東提出搜尋老虎應遵循“嫌少不怕多,有多少就應查出多少來”的原則,強調要“特別注意查出大貪污犯”。在給中南軍區和華東軍區的電報中,毛澤東提出“尤其注意打一億元以上的大‘老虎’”。他估計華東、中南、西南軍區“至少有大‘老虎’200個以上”,華東、中南軍區的老虎可能更多,要求各大軍區“提出一個大‘老虎’的估計數字”。幾天后,毛澤東又提請全軍注意,現在的主要任務是“搜尋大‘老虎’,窮追務獲”。各地要根據實際情況,得出“老虎”的估計數字,有方向地去“打虎”。

  各地形成了一股“打虎”熱潮。華東軍區頒布了“打‘老虎’、肅清貪污”令,號召全軍向貪污分子展開猛烈進攻。華北軍區通過組織“打虎基干隊”,“專案專人,包打包查”,把“打虎”專業化,5天內查出大小“老虎”288只,其中大“老虎”12只,貪污款額總計65億元。中南軍區也“從民主檢查轉入清查貪污”階段,毛澤東隨即督促中南軍區“應立即重組隊伍打‘老虎’”。軍委直屬系統最開始計劃捉100只大“老虎”,幾天后就追加到250只。

  “打虎”過程中,各單位想出了很多“打虎”辦法,總結了很多經驗。如中南軍區總結了七條尋找大貪污犯嫌疑蹤跡的方法;空軍在發現問題較多的部門加大組織力量,進行“搜山”,對逮捕的“大老虎”組織力量審訊,再確定重點“老虎”,分工包干;華北軍區由懂政策、會算賬、突擊力強的人組成“打虎”基干隊,專案專人,包打包查。軍委直屬系統的“打虎”強調斗智為主,攻心為上,分化敵人,利用矛盾,以“虎”攻“虎”。

  為乘勝追擊,中共中央批準在北京咨開公審大貪污犯大會。據《人民日報》2月2日報道,在公審大會上,軍隊系統的王丕業、孫建國因貪污數額巨大,分別被判處五年和十年徒刑。

  隨著各大軍區“打虎”數量節節攀升,毛澤東認定搜“虎”正未有窮期。讓毛澤東認為全軍“老虎”還可挖的,是華北軍區第十軍的“打虎”戰果。最初,第十軍捉到“大老虎”59只,計劃還可捉到30只一40只“大老虎”。毛澤東認為第十軍無生產無大建筑,過去被認為比較規矩,尚且查出這多“老虎”,那些有生產有大建筑,或過去不大守規矩的部隊和機關“老虎”要更多。

  由于定預算“指標”,過分強調“打虎”實績,導致各單位爭當先進,你追我趕,出現了一些“左”的現象。為此,毛澤東強調在“打虎”的關鍵階段“可疑錯,不可打錯,防止逼供信”,“在運動到了高潮時期,必須喚起同志們意這一點”。“前第一要注意打盡‘老虎’,不要松勁”,同時也要“注意調查研究,算大賬,算細賬,清查‘老虎’真假,嚴禁逼供信”,“注意這兩條,就可獲得全勝”。3月1日,軍委直屬總黨委擴大會議決定,既要徹底肅清“殘虎”,也要防止與糾正“左”的偏向,提高“打虎”戰術,著重靠調查,算細賬,領導上不要急躁,不要沖動。會上還艦定了兩條“打虎”紀律:禁止打、罵、捆等人格侮辱和變相肉刑;不得采用“疲勞戰術”和“車輪戰術”。全軍“打虎”運動中“左”的偏向有所糾正。

  處理:“不得放縱一個壞人,不得冤枉一個好人”

  毛澤東告誡全軍,落實定案階段要做好甄別工作,“不得放縱一個壞人,不得冤枉一個”,“必須認真負責,實事求是,不怕麻煩,堅持到底,是者是之,錯者改之,應降者降之,應升者升之,嫌疑難定者暫不處理”。當時,中小貪污分子占總數的95%以上,而貪污金額則在1000元萬以下,黨中央研究決定,對這些人從輕處理,“以便解脫更多的人,利于教育”。

  據不完全統計,“打虎”運動中全軍揭發的貪污人員在最后的定案階段有88.25%免于處分,有10.89%的人受行政處分,有0.86%的受刑事處分,19人被處死刑。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我軍第一波“打虎”運動于1952年8月結束。盡管此次運動存在一些不足,但總的看來是成功的,時機、火候、力度把握得都比較好,及時給廣大官兵特別是高級干部注入了“清醒劑”。

  參考資料:

  1.《毛澤東年譜(1949-1976)》,中央文獻出版社2013年版。

  2.《周恩來年譜(1949—1976)》,中央文猷出版社1997年版。

  3.《建國以來毛澤東文稿》,中央文獻出版社1987年版。■

  (作者單位:軍事科學院)

(完)

透視西方民主真相、解讀新聞熱點事件、剖析輿情事態走向、更多精彩原創時評。
敬請關注西征網微信,掃描二維碼免費訂閱。

掃描加關注

責任編輯:主角

專欄推薦/

中共黨員。用事實說話,傳遞中國好聲音。金猴奮起千鈞棒,玉宇澄清萬里埃。

《日本の恩公蔣介石》作者,人稱無風。無黨派人士,久經考驗的愛國主義青年。

中共黨員,大學本科學歷,全國優秀教師,網絡知名專欄作家、多家報刊雜志特邀評論員。

傳播精神文明正能量,鞭撻社會歪風邪氣,矢志不渝,拙筆不墜,愿以筆墨網絡奉獻社會。

2015年度全國“五個一百”網絡正能量榜樣。

西征熱門/

一號觀察/

軍事推薦/

熱門專題/

精彩視頻/

人民領袖

警惕!“兒童片”兒童不宜!惡搞經

哈桑阿巴斯-敘利亞之殤

今日中國,如您所愿

《輝煌中國》第一集 圓夢工程

軍品收藏/

用微信掃一掃

站長素材
黑龙江36选7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