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西征網! [登錄] [注冊]

李建宏:淺談認識西方的幾個視角缺陷


自改革開放以來,西方逐漸成為中國人爭相稱羨的對象,崇洋媚外隨之成了社會各界的通病。當今中國,雖然對西方趨之若鶩者甚眾,但真正了解西方者可以說是鳳毛麟角。即使是那些對西方推崇備至的人,對西方也是或則一知半解,或則全然無知。這一嚴重知識缺陷被國內外敵對勢力所利用,成了我國在日益尖銳的國際政治斗爭和意識形態領域斗爭中的一大軟肋。在反華勢力的大肆鼓噪下,一股盲從西方的政治文化狂潮鋪天蓋地而來,以圖通過美化西方來達到全盤西化,進而顛覆我國社會主義制度的政治目的。神化西方的熱潮之形成,固然是國內外一系列政治、經濟與文化等因素交互作用的產物,但究其主觀原因,還是因為中國當代知識分子對西方的研究水平較低所致。若要正確地了解與認識西方,首先就涉及一個從什么角度、用什么方法來審視西方社會的問題。長期以來,中國知識界在觀察西方的視角上,存在著以下幾個重大缺陷。

  一、未入虎穴

  從總體上來講,中國學術界對西方的研究還處于剛剛起步階段,尚未步入正軌。由于各種主客觀條件的限制,絕大多數研究西方的中國學者都沒有在西方國家長期工作生活的經歷,也缺乏從事該項研究所必需的最基本的語言技能以及相關社會文化背景知識。迄今為止,幾乎沒有中國學者身臨西方其境,進行扎扎實實的實地考證與現場調查,長期深入地全面考察西方社會的各個方面。對于西方國家中下層普通百姓的日常生活狀態以及他們的利益和情感訴求,更是少有了解。可以說,中國學者對西方社會的研究基本上還停留在閉門造車、紙上談兵的入門階段,因此很容易被西方金玉其外的外表所蒙蔽,而不知其敗絮其中的本質特性。俗話說,紙上得來終覺淺,絕知此事要躬行。書本上的西方只不過是經過美化的虛假的西方,而現實中的西方才是實實在在的真實存在的西方,也才是社會科學工作者真正需要研究的對象。將書本上的西方混同于現實中的西方,不僅不符合社會科學研究的客觀性,在當前錯綜復雜的國際政治環境下,也是極其危險的誤國誤民之舉。對于學者個人來講,如果一不小心,就有可能陷入為虎作倀甚至引狼入室的泥潭而不自知。

  正如邊芹女士所指出的那樣,整個中國知識界之所以全體落入了西方事先設置的話語陷阱,

  【“究其原因,就是我們缺乏真正有自我意識、有獨到眼光、不必出賣自己、也不謀私利的人長年浸淫于西方文明的現實和文化內核里,一窺究竟。”】

  因此,若不拿出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勇氣,長期、深入、全面地觀察、了解和研究西方社會,是絕無識得西方真面目的可能的,對西方社會的深層次研究更是無從談起。

  二、走馬觀花

  直至目前為止,中國知識分子對西方的親自考察,多局限于探親訪友、旅游觀光或短期訪問講學期間的一般性見聞與觀感,最多只是停留在直覺與感官層面上的簡單敘述與描寫。這些浮光掠影的游記性文字,只能蜻蜓點水般籠統記錄一些有關西方社會的松散零碎的表象,其中亦不乏道聽途說、捕風捉影以及穿鑿附會之處。如此得來的西方印象,無疑是表層的、片面的、虛假的,全然無法從中窺見西方社會的本質與全貌。以此作為認識西方社會的科學依據,難免會錯漏百出。遺憾的是,在文化界一些用心險惡之人的竭力推動下,多數讀者竟對如此膚淺的輕描淡寫信以為真。久而久之,眾口一詞、以訛傳訛,如今竟已成三人成虎、眾口鑠金之勢。盲目追隨吹捧西方的陰魂之所以經久不散,恐怕與此惡習不無關聯。因此,要徹底剎住這股盲從西方的歪風邪氣,首先要杜絕的就是對西方社會走馬觀花的粗陋觀察與膚淺認知。我國學術界對西方的研究必須實現從淺嘗輒止到深鉆細究的質的飛躍,才能將西方社會的真實本相原原本本地展現在社會大眾面前,從而打破西方國家在全力美化西方資本主義制度的同時,極力丑化中國社會主義制度的罪惡圖謀,并為黨和國家的政治和外交決策提供可靠的科學參考。

  三、盲人摸象

  中國學術界在認識西方問題上存在的另一個重大缺陷,是缺乏系統性的考證與研究,沒有能夠從西方社會的整體高度綜合分析西方社會的方方面面。有關西方社會的探討,往往多集中在一些雞零狗碎的零散事物上,或抓住一鱗半爪的個別現象來就事論事,或在一些無關緊要的枝節問題上糾纏不休,對事物的全貌卻一頭霧水。然而,管中窺豹只能令我們一葉障目、不見泰山,對包羅萬象的西方社會不明就里,充其量只是看到一些無足輕重的皮毛。很多學者在沒有搞清事情來龍去脈的前提下,根據只言片語就輕下結論,顯然難免斷章取義之弊,從中推衍出來的一切結論,自然也就不可能成立。這種只見樹木不見森林的思維方式,主觀臆測色彩極為濃重,嚴重破壞了社會科學工作者應有的客觀嚴謹的治學風氣,是一種極其不科學、不負責任的研究方法。在其錯誤引導下,很多研究者鼠目寸光、作繭自縛、畫地為牢。他們看不出現代西方社會局部合理性背后所存在的本質性缺陷,更看不到其社會總體和根本制度上的致命傷。因此,只有將西方社會作為一個整體來進行系統化的全面考察與研究,條分縷析地厘清脈絡與淵源,才能從毫無頭緒的懵懂狀態中走出來,徹底糾正盲人摸象所造成的以偏概全的偏頗傾向,達到庖丁解牛的完美境界。

  四、魚目混珠

  中國學術界對西方文化囫圇吞棗的結果,導致很多學界人士對西方社會整體狀況不得要領。對于西方文化中魚龍混雜,良莠不齊的情況更是一無所知,甚至缺乏最基本的分辨力。這使得中國知識界在對西方的認識上出現了魚目混珠、真假莫辨的混亂狀況。在對西方諸多的熱烈褒揚中往往充斥著數不勝數的以假亂真、以次充好的現象。對其所謂長處,多有夸大其詞、涂脂抹粉之處。對其短處,則取視而不見、語焉不詳或文過飾非之策。而早就虎視眈眈、蠢蠢欲動的敵對勢力更是伺機興風作浪,大肆玩弄渾水摸魚、指鹿為馬的拿手好戲,在由其所煽動而起的強大社會輿論作用下,將對西方社會的錯誤認知強化為不容置疑的思維定勢。一時之間黑白顛倒、積非成是,西方社會的真實容顏至此已面目皆非。中國學術界對此現象的集體無意識,使我國在意識形態斗爭中處于明顯的劣勢。這就要求研究西方的學者,必須有明察秋毫的洞察力與分辨力,才能正確辨別西方文化中的精華與糟粕,本著取其精華,去其糟粕的原則,對其一一分析甄別,以達到為我所用的目的。

  五、鸚鵡學舌

  我國學術界的西方研究中所存在的另一個問題,是中國學者過分依賴甚至機械照搬西方學者的書面研究成果,無法展開獨立自主的科學研究,因此很容易被西方學者牽著鼻子走,有些人還成了對西方反華勢力言聽計從的應聲蟲,對一切來自西方的東西唯命是從。在當前西方帝國主義加緊顛覆我國社會主義制度的歷史條件下,鸚鵡學舌的中國學者更是極有可能被居心險惡的反華勢力所利用,在有意無意間淪為反gong反華的政治工具。如果黨和政府對此聽之任之,可謂后患無窮。因此,社會科學規劃部門應該大力鼓勵與提倡中國學者展開獨立自主的科學研究,力戒對西方學者的研究成果生吞活剝、不加分析地全盤接受的錯誤做法。只有徹底摒棄拾西方學者牙慧、唯西方馬首是瞻的做法,才能真正加深對西方國家的了解與認知。

  綜上所述,我國學術界要想在西方研究這一重要學術領域取得突破性進展,必須有人長期置身西方社會,通過全方位的觀察和研究,并在進行大量田野調查的基礎上,才能深層次展示西方社會生活的真相與全貌。只有從深入、細致、嚴格的調查研究入手,親自進行實地調查取證,廣泛收集第一手資料,并充分發掘與利用汗牛充棟的報刊雜志和檔案等原始資料,才能拿出真實、全面、深入反映西方社會真實面貌的高質量的研究成果。中國學者還應當早立鴻鵠之志,力爭在西方研究這一學術領域另辟蹊徑,奮勇開拓出一個具有獨立研究能力、獨立研究話語與獨立研究體系的、足以與西方抗衡的、獨一無二的新型“西學”研究中心,并最終執該行業之牛耳。非不如此,則永遠無法挑戰西方的話語霸權。

(完)

透視西方民主真相、解讀新聞熱點事件、剖析輿情事態走向、更多精彩原創時評。
敬請關注西征網微信,掃描二維碼免費訂閱。

掃描加關注

責任編輯:水墨江南

專欄推薦/

隨著香港的回歸,香港與內地的交流也日趨緊密,華人的地位更是與港英時期不可同日而語。受到了良好教育的香港

中共黨員。用事實說話,傳遞中國好聲音。金猴奮起千鈞棒,玉宇澄清萬里埃。

《日本の恩公蔣介石》作者,人稱無風。無黨派人士,久經考驗的愛國主義青年。

中共黨員,大學本科學歷,全國優秀教師,網絡知名專欄作家、多家報刊雜志特邀評論員。

傳播精神文明正能量,鞭撻社會歪風邪氣,矢志不渝,拙筆不墜,愿以筆墨網絡奉獻社會。

西征熱門/

一號觀察/

軍事推薦/

熱門專題/

精彩視頻/

人民領袖

警惕!“兒童片”兒童不宜!惡搞經

哈桑阿巴斯-敘利亞之殤

今日中國,如您所愿

《輝煌中國》第一集 圓夢工程

軍品收藏/

用微信掃一掃

站長素材
黑龙江36选7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