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西征網! [登錄] [注冊]

  從今夏香港發生暴亂到今天,過去了四個多月,香港的問題,筆者也關注了四個多月,眼見得夏去秋來、由熱轉寒,香港的明天,也如這個天氣一樣,漸漸變冷,在瘋狂的民粹浪潮中,香港的未來猶如風中的蠟燭,誰也不知會走向何方。

  回首這次香港暴亂,筆者感觸最深的,就是香港鬧事者天天喊“民主”,可是他們卻忘了香港搞起“民主”,最初到底是為了什么,或者說,香港忘卻了自己“民主”的“目標”是什么,只追求流于形式化的“民主”,于是乎,那群人最終變成了“為了反對而反對的反對派,希望反對處于永不停歇的狀態”。

王升:香港走入歧途的“民主”

  正是如此,香港人現在只知道反對,卻不知道反對的意義何在,最終,反對變成了一種常態,而這種“常態”也成了香港毀滅的序曲,作為一個旁觀者,筆者感到非常悲哀,悲哀之余,筆者突然想談談香港那走入歧途的“民主”。

  1.民主的歷史和民主的初心

  既然要說民主“走入歧途”,那首先要說“民主”是個啥。

  關于民主,很多人都有自己的看法,各種解釋甚至有南轅北轍的情況,這顯然是個爭議很大的話題。

  既然爭議很大,我們索性就以一種能為所有人接受的方式來講述“民主”。

  “民主”的英文寫法,是Democracy,是demo(意為“大眾、默認、樣板”)cracy(意為“統治、政體”)組合而成,意思可以理解為“大眾統治”或者“公眾政體”。

  古典民主起源于古希臘時代,以雅典為首的許多城邦以投票等方式決定一些涉及全民性的決策,而西方現代民主的起源,一般認為來自于伏爾泰、盧梭等思想家的觀點,以及受其影響的獨立后的美國政體。

  西方大規模民主運動則開始于1848年的歐洲資產階級革命,在那之后,選舉制開始在很多國家漸漸確立,到19世紀后期婦女參政運動的興起,西方資產階級民主運動才漸漸具有今天的樣子。

  既然民主是這么發展的,那么為什么會這么發展呢?或者說,推動的民主內在目的是什么呢?

  筆者看來,這主要是社會發展帶來的。

  這句話似乎有點“萬金油”,但是卻也是最合乎邏輯的解釋。

  古希臘民主,在古希臘被羅馬吞并后,變成了羅馬的主體制度,古希臘民主的“法統”被羅馬繼承。而隨著羅馬帝國的覆滅,古希臘民主也湮滅在歷史的塵埃中,整個歐洲陷入蠻族和教會的專制統治中,歐洲進入“中世紀”時代,又稱“黑暗時代”。

  而古希臘民主,只剩下少數內容被流傳到現在。

  可以說,也許今日西方民主的確受到古希臘民主影響,但古希臘民主正統血脈(或者說“法統”)已經斷絕了上千年卻也是無疑的,今日西方民主不能算古希臘民主的直系后代,后來的西方近代民主,實際上是假托了“古希臘民主”來進行的民主化改革,其實說白了就是典型的“托古改革”。

  而之所以西方會出現近代民主,是因為西方資本主義在近代逐漸發展,資本主義的發展需要行政權力“保駕護航”,可是行政權力仍舊被封建貴族、教會壟斷,伴隨著行政權力,土地所有權、社會資源等大部分也被封建貴族、教會壟斷,這就讓資本主義發展舉步維艱,另一方面,隨著人們的逐漸開化,貴族和教會對思想文化的禁錮也漸漸開始遭到質疑,這種經濟上和思想文化上的兩種變革壓力最終合流,就形成了資本主義追求“自由”的“初心”。

  其實這兩股力量背后所體現的,都是社會發展后對于已經不再適合實際的“舊制度”的質疑和反抗。

  為了追求經濟和思想上的“自由”,變革力量開始尋求一種替代封建貴族政治、神權政治的政治制度,于是托古而來的“民主”和“投票”成了變革力量想到的方式,這就成了“民主”的肇始。

  既然是為了對抗封建貴族政治和神權政治,現代“民主政治”在一開始就打上了“發展”和“變革”的烙印。

  一開始就在經濟層面奪取主導,會直接觸動封建貴族和教會的利益而遭到他們的激烈抵制,因此改革者們采取“思想變革”的方式,在盡量不觸及封建貴族和教會的利益情況下逐漸挖掉他們的統治根基,于是有了“文藝復興”,目的是在思想上先瓦解封建貴族和教會對社會權力的壟斷。

  接下來,思想解放后,封建貴族和教會對國家的統治就不那么牢固了,改革派又以“文藝復興”中逐漸出現的“復興古希臘文化”的要求為手段,開始復興(他們所宣稱的)“古希臘民主”,這時候,封建貴族和教會可能已經意識到新崛起的資產階級改革派有挖他們墻角的想法,但是他們還沒團結一心。

  到后來,隨著資產階級改革派實力越來越強,他們已經不甘心自己在政治上的從屬地位,最終有了美國獨立戰爭和法國大革命,之所以在這兩地首先出現,美國是因為北美殖民地資本主義經濟比歐洲封建國家更發達,而封建勢力比歐洲封建國家更弱;法國則是因為其文化在歐洲處于領先地位,“啟蒙運動”從法國開始,在舊封建國家中,法國的思想變革壓力最大。

  這時候,西方封建貴族和教會發現資產階級企圖顛覆他們的統治,于是聯合起來絞殺資產階級革命,于是有了“反法同盟”和拿破侖的十多年戰爭,雖然最后拿破侖落敗,但是西方封建貴族和教會也遭到重創,實力更加衰弱。

  也就是說,現代民主運動其實是資產階級為了對抗封建貴族和教會的一種政治道路選擇,“民主”只是手段,不是目的,而“民主”的“初心”其實是為了資產階級實現變革。

  后來,隨著資本主義的持續發展,到19世紀中期以后,由于資產階級的壯大和封建貴族以及教會權力的持續衰敗,一些封建貴族以及教會權力嚴重萎縮的國家(如法國)完全拋棄封建君主制度,走向資產階級共和制,而一些封建貴族以及教會仍有較大權力的國家政權則選擇與本國資產階級妥協,實行“君主立憲制”,在承認資產階級權力的同時,保障封建貴族和教會的最后剩余權力,這時候“民主”的目標仍舊是資產階級實現變革。

  再后來,隨著資產階級統治地位鞏固,階級矛盾出現,而社會主義思想也崛起,資產階級這時驚恐地發現自己壓迫下壯大起來的無產階級也有了變革的意識,而一戰后期開始的歐洲社會主義革命運動(如1917年俄國“十月革命”、1918年德國基爾水兵起義、1919年匈牙利革命)與“共產國際”的建立,以及20-30年代世界共產主義運動的蓬勃發展,更是加重了資產階級的這種擔憂。

  共產主義者在革命中也經常使用資產階級當年對抗封建貴族與教會的革命口號“民主”,因為無產階級也希望通過“民主”來參政,以改變自己在經濟和政治上的不利處境,一如當年資產階級一樣,于是無產階級的對抗中喊出的“民主”,成了“無產階級民主”,說白了,“無產階級民主”其實承擔著無產階級主導社會經濟政治的愿望。

  另一方面,資產階級剛發現無產階級也開始喊“民主”時,其實是非常慌亂的,他們對抗無產階級“民主”的方式,是禁止談“民主”(背后其實是禁止談變革),強調資產階級的地位,同時以“自由”作為自己的宣傳口號,抹黑蘇俄等無產階級專政國家“不自由”。

  再后來,資產階級發現還是要在思想哲學上搶奪話語權,于是他們再次撿起“民主”,將自己之前用來對抗封建貴族和教會的“資產階級民主”的哲學、思想體系完善,并將資產階級宣揚的自由、普選等理論內容雜糅到其中,直接在理論陣地上與無產階級爭奪話語權。

  這就是今天美國和歐洲天天宣傳的“民主”的由來,這種民主本質上還是資產階級為了維護自身統治權而在“近代資產階級民主”基礎上發展出的一套理論,可以稱為“現代資產階級民主”,在目標上,前者希望取得政治主導權,而后者則致力于維護已取得的政治主導權。

  說白了,現代西方民主實際上有兩支源流,一支是無產階級為了實現無產階級專政的“無產階級民主”,另一支是資產階級為了對抗無產階級革命而發展出來、用來和無產階級搶奪理論陣地的“現代資產階級民主”(區別于對抗封建貴族和教會的近代資產階級民主)。

  我們今天講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民主”,個人認為,可以視為現代西方“無產階級民主”思想傳入中國后與中國特有環境結合而形成的一種民主理論;

  而今天中國臺灣、香港因為特殊歷史原因,沒有受到中國社會主義革命和毛澤東思想的持續影響,他們實行的是資產階級專政,基于這種政治格局,在思想上,他們主要也是受到西方“現代資產階級民主”影響,包括普選、自由,都是里面的內容。所以今天中國臺灣、香港所喊的“民主”,實際上指的是“現代資產階級民主”,和內地說的“民主”不是一個東西。

  2.香港的“民主”是怎么來的

  上面說了,今天香港的民主,實際上是基于資產階級專政的“現代資產階級民主”,這套“民主”理論,最早是英國人統治香港期間引入的。

  在英國人統治時代早期,華人完全處于“二等公民”地位,根本不存在什么“民主”可言,因為對英國人來說,過去那些香港的華人,和印度人、非洲人一樣,都是殖民地的原住民,這些原住民是被統治者,是不配參政議政的。

  這種思想一直持續到二戰后,1946年5月,復任香港總督的楊慕琦爵士(Sir Mark Aitchison Young,1886年6月30日—1974年5月12日),推出了自己大膽的政治改革方案——“楊慕琦計劃”,準備賦予香港人更多的自治權,用楊慕琦的話說,就是“香港市民有更多責任去管理自己的事務”例如成立香港市議會(Municipal Council),三分之二議員民選,其余三分之一委任;另外,在民選議員部份中,一半由華人直選,而另一半則由洋人直選(也就是說,華人直選議員在議會中占比為三分之一,洋人直選議員三分之一,委任議員三分之一,加上華人直選議員多為本地的“香蕉人”,白人實際上在香港議會中占絕對優勢)。構想中的市議會最初可負責管理消防、康樂場地和市政局,到日后情況許可時,更可管理教育、社會福利和公共建設,乃至公共事業。

  即便是如此溫和的改革,最終也得不到英國政府的支持,“楊慕琦計劃”最終胎死腹中。

  這一點上足可以看出,英國人根本就不關心香港“民主”與否。

  后來,由于中國對香港問題越來越強硬,而英國國力越來越衰敗,英國最終選擇放棄香港的統治權,但是英國人不甘心,他們在香港開始使壞,于是在英國人統治香港后期,特別是彭定康時代(此人是個極其陰險的政客),香港開始猛烈地推行各項“民主改革”,好像英國人“不民主”了150多年,今天要一口氣把所有的“民主課”給“補齊”。

  彭定康一方面大量培養香港本地的親西方力量,另一方面打壓香港親內地力量,在他的主持下,香港大批香蕉人合流,如李柱銘的“香港民主黨”就是彭定康支持起家的。

  另一方面,彭定康胡亂揮霍香港政府的資金,把香港政府搞得債臺高筑,同時制造各種政治隱患,目的就是一個——給回歸后的香港特區政府添堵。

  也就是說,香港的“民主”其實根本就是英國人強塞給香港的,而且是個有問題的民主。

王升:香港走入歧途的“民主”

  3.香港民主如何走向歧途

  英國人塞給香港的民主,當然不可能是“無產階級民主”,他們塞給香港的,是“現代資產階級民主”,加上“一國兩制”的制度下保留的香港一部分買辦存在,保留他們的同時,也就保留了香港原有的資本主義內部社會矛盾和危機。

  英國人塞給香港的“現代資產階級民主”,如前文提及的,雜糅了“普選”和“自由”,因此極具迷惑性,很容易讓普通香港人放松對資產階級的警惕:普通人認為靠著“普選”和“自由”就可以對抗資產階級的壓榨,但是這是根本不可能的,因為這種雜糅了“普選”和“自由”的“現代資產階級民主”,本身就是資產階級創造出來的用來轉移無產階級仇恨的,他們完全可以操縱自己的喉舌來控制公眾輿論,同時利用自己的財力左右選舉,只要愿意他們有無數種方式改變政治走向,至于“普選”之類的東西,對他們的影響可以忽略不計。

  香港人在與英美勾結的富豪財團壓榨下,生活非常困苦,而這些買辦們卻仍舊過著花天酒地的糜爛生活,這就引起底層香港人的嚴重不滿,這是香港的大趨勢,是不可能逆轉的。

  所以,香港那些勾結英美的大財團、大富豪為了更好地剝削壓榨香港老百姓尤其是年輕人,他們一方面需要操縱社會輿論和政治理論解釋權,極力抹黑社會主義、共產主義以及毛澤東思想,另一方面極力丑化和和妖魔化內地社會與內地政府,把自己造成的香港所有問題,一股腦打包推給中國、社會主義,目的就是一個:維護自己的統治權。

  香港在過去因為英國人統治時代后期,走的是資本家專政的“現代資產階級民主”,同時極力抵制“無產階級民主”;回歸后資本家為了維護利益,更是大力強調“現代資產階級民主”,抹黑“無產階級民主”,香港人多數又是目光短淺、缺乏政治覺悟和成型政治理念、只知人云亦云的人,那么普通香港人被大資本家忽悠得和資本家一個鼻孔出氣,實在是當然的情節。

  香港人企圖用“民主”尋求自己的出路,但是這個“民主”也是資產階級告訴他們的,他們連反抗都是按照資產階級預定的劇本,怎么能成功,怎么能改變自己的命運?!

  4.香港人需要找到適合自己的“民主”

  其實,香港要找到適合自己的民主也很容易,難就難在如何讓香港人接受。

  現在香港人所面臨的危機,包括高房價、生活成本巨大、工資過低等問題,歸根結底,還是買辦性質的大富豪、大財團不受限制、瘋狂擴張造成的,他們和香港普通人之間的矛盾,不是“人民內部矛盾”而是“敵我矛盾”——只要那些勾結英美的富豪財團還壟斷香港政治和經濟,廣大香港人民就得不到救贖。

  其實,香港這種雜糅了“普選”和“自由”的民主,歸根結底還是資產階級的那一套民主,是資產階級用來專政和與無產階級爭奪理論主導權的政治思想,要對抗它們,其實最好的辦法,仍舊是抓起“無產階級民主”,用“無產階級民主”和“人民民主專政”作為武器,來對抗香港的買辦富豪財團。

  第一步,是強化內部領導和管理,將香港最廣大的工人階級和人民群眾團結起來。

  第二步,是爭奪輿論主導權,今天香港無產階級缺乏為自己發聲的空間,香港的輿論長期被《明報》這種“公知媒體”或者《壹周刊》這種“漢奸媒體”把持,敢于和資產階級進行輿論對抗的,只有《大公報》和《文匯報》等少數媒體,而且長期邊緣化,對抗方式也過于溫和,香港有必要成立更加敢于為無產階級發聲的媒體,要敢于在輿論上“亮劍”。

  第三步,是通過經濟改革擠壓買辦富豪財團的空間。買辦們之所以敢如此肆無忌憚,根本原因還是他們的經濟根基太過牢固,如果能把他們的經濟根基挖掉、砍斷,它們就會變成無源之水、無本之木,在改革中漸漸邊緣化直至淘汰。

(完)

透視西方民主真相、解讀新聞熱點事件、剖析輿情事態走向、更多精彩原創時評。
敬請關注西征網微信,掃描二維碼免費訂閱。

掃描加關注

責任編輯:水墨江南

專欄推薦/

隨著香港的回歸,香港與內地的交流也日趨緊密,華人的地位更是與港英時期不可同日而語。受到了良好教育的香港

中共黨員。用事實說話,傳遞中國好聲音。金猴奮起千鈞棒,玉宇澄清萬里埃。

《日本の恩公蔣介石》作者,人稱無風。無黨派人士,久經考驗的愛國主義青年。

中共黨員,大學本科學歷,全國優秀教師,網絡知名專欄作家、多家報刊雜志特邀評論員。

傳播精神文明正能量,鞭撻社會歪風邪氣,矢志不渝,拙筆不墜,愿以筆墨網絡奉獻社會。

西征熱門/

一號觀察/

軍事推薦/

熱門專題/

精彩視頻/

人民領袖

警惕!“兒童片”兒童不宜!惡搞經

哈桑阿巴斯-敘利亞之殤

今日中國,如您所愿

《輝煌中國》第一集 圓夢工程

軍品收藏/

用微信掃一掃

站長素材
黑龙江36选7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