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西征網! [登錄] [注冊]

古明浩:雨果、梁曉聲眼中迥異的野蠻與文明


梁曉聲在《中國人,你缺了什么》一書第五章“文明的尺度”提到一個故事:

  【上世紀80年代我曾和林斤瀾、柳溪兩位老作家訪法。有一個風雨天,我們所乘的汽車駛在鄉間道路上。在我們前邊有一輛汽車,從車后窗可以看清,內中顯然是一家人。丈夫開車,旁邊是妻子,后座是兩個小女兒。他們的車輪揚起的塵土,一陣陣落在我們的車前窗上。而且,那條曲折的鄉間道路沒法超車。終于到了一個足以超車的拐彎處,前面的車停住了。開車的丈夫下了車,向我們的車走來。為我們開車的是法國外交部的一名翻譯,法國青年,他搖下車窗,用法語跟對方說了半天。后來,我們的車開到前邊去了。

  我問翻譯:"你們說了些什么?"

  他說,對方堅持讓他將車開到前邊去。

  我挺奇怪,問為什么?

  他說,對方認為,自己的車始終開在前邊,對我們太不公平。對方說,自己的車始終開在前邊,自己根本沒法兒開得心安理得。

  而我,默默地,想到了那法國父親的兩個小女兒。她們必從父親身上受到了一種教育,那就是—某些明顯有利于自己的事,并不一定真的是天經地義之事。】

  他為此書發表站臺時又講到:

  【我寫了一篇《文明的尺度》,文章的結尾寫到:我感覺可能是文明在西方,傳統在臺灣,腐敗在大陸。為什么會有這種感覺?我們乘車到法國巴黎郊區的一個鄉村旅社住宿,當天刮風下雨,山路也很窄,我坐在司機旁,前面的車上有兩個法國女孩子臉朝后,望著我笑,他們可能很少看到中國人。當時有客人在等著我們,心里很著急,車又開不快,前面有車又不能超過去,心想真倒霉,要是我們的車在前面就好了。后來有一段路夠寬,前面的車停下來,開車的那位父親下了車,我們車上負責開車的法國外交部人員也下了車,兩人在那說了半天,我心想,還跟人家說什么,趕快把車開過去就是了。

  那位父親對他說,一路上都是他的車在前邊,這不太公平,現在請我們開到前邊去,外交部的小伙子說,我們馬上就要到住的地方,還是保持原來的狀態吧。那位父親接著說了一句話,還是希望我們開到前邊去,車上坐著他的兩個女兒,他不能讓女兒認為不讓車是理所當然的事情。恐怕我們中國人就缺這一點,我不太知道這是由于什么樣的文化,需要多長時間,才能夠直抵人心,而且成為一種不可度量的似乎先天具有的遵守。】

  大作家以法國父親靠邊停車禮讓來論證“文明在西方”,吾人是不敢茍同的。法國父親做的其實只是一個很平常的開車禮節而已,它每天發生在全世界各地的馬路上,把它上綱到“不可度量”、“直抵人心”的“文化”高度未免小題大作。我懷疑梁曉聲可能不曾開過車,在“刮風下雨,山路也很窄”的情況下,后面一路跟著一輛“客人在等著我們,心里很著急”的車,自然會給全家出游的前車司機帶來心理壓力,“沒法開得心安理得”自是人之常情。作家到言語不通的法國不過走馬看花幾天就放言“文明的尺度”:

  【“文明之意識究竟從多大程度上改變并且還將繼續改變我們人類的思想方法和行為方式,這是我根本說不清的。但是我知道它確實使別人變得比我們自己可愛得多。”

  “文明一定不是要刻意做給別人看的一件事情。它首先應該成為使自己愉快并且自然而然的一件事情。正如那位帶著全家人旅行的父親,他不那么做,就沒法兒"心安理得"。”

  “中國不能回避一個關于所謂文明的深層問題,那就是—文明概念在高準則方面林林總總的"心安理得",怎樣抵消了人們寄托于文明底線方面的良好愿望?”】

  但是我們認為要面對“文明的深層問題”、驗證“文明在西方”的是否正確,無庸跑去遙遠的國度,走一趟圓明園答案應該就很清楚。正如雨果在《致巴特雷上尉的信》所指斥:

  【“兩個強盜走進了圓明園,一個搶掠,一個放火。可以說,勝利是偷盜者的勝利,兩個勝利者一起徹底毀滅了圓明園。”

  “當初在巴黛農所發生的事情又在圓明園重演了,而且這次干得更兇、更徹底,以至于片瓦不留。”

  “多么偉大的功績!多么豐碩的意外橫財!這兩個勝利者一個裝滿了口袋,另一個裝滿了錢柜,然后勾肩搭臂,眉開眼笑地回到了歐洲。”

  “我們歐洲人自認為是文明人,而在我們眼里,中國人是野蠻人,可這就是文明人對野蠻人的所作所為。”

  “法蘭西帝國將一半戰利品裝入了自己的腰包,而且現在還儼然以主人自居,炫耀從圓明園搶來的精美絕倫的古董。我希望有一天,法蘭西能夠脫胎換骨,洗心革面,將這不義之財歸還給被搶掠的中國。”】

  迄未洗心革面的法蘭西強盜讓人想起曾在法國讀書生活二十年的作家邊芹的一段話:

  【我抵法的第一年,某天在奧賽博物館游覽,進廁所間撿到一枚鑲碎鉆金戒指,從小受"拾金不昧"教育的我本能地覺得拾人之財不義,便拿去交給博物館管理員。我沾沾自喜地以為自己做了一件好事,不想接過去的人冰冷的眼神當頭一盆冷水,人家不但詫異而且頗不以為然,我從投過來的莫名其妙的眼神,意識到人家這里不興做這事,也就根本算不上好事。我后來發現此間沒有"拾金不昧"的教育,誰發現是誰的天經地義,良心上不會有磕碰的。到了那會兒我才明白為什么巴黎、倫敦、紐約的博物館滿是他文明的寶藏,展起來毫無愧疚。】

  把圓明園戰利品裝入自己腰包還儼然以主人自居的文明人不能回避一個關于所謂文明的深層問題:

  拾金不昧的文明概念對你們太高準則了,你們引以為傲的大文豪所呼吁將不義之財物歸原主的文明底線難道也礙難遵行嗎?

  按《文明的尺度》,為“心安理得”而讓路是“比我們自己可愛得多”的文明意識,那么,據贓不還毫無愧疚,是不是一種可惡的野蠻意識?

(完)

透視西方民主真相、解讀新聞熱點事件、剖析輿情事態走向、更多精彩原創時評。
敬請關注西征網微信,掃描二維碼免費訂閱。

掃描加關注

責任編輯:水墨江南

專欄推薦/

隨著香港的回歸,香港與內地的交流也日趨緊密,華人的地位更是與港英時期不可同日而語。受到了良好教育的香港

中共黨員。用事實說話,傳遞中國好聲音。金猴奮起千鈞棒,玉宇澄清萬里埃。

《日本の恩公蔣介石》作者,人稱無風。無黨派人士,久經考驗的愛國主義青年。

中共黨員,大學本科學歷,全國優秀教師,網絡知名專欄作家、多家報刊雜志特邀評論員。

傳播精神文明正能量,鞭撻社會歪風邪氣,矢志不渝,拙筆不墜,愿以筆墨網絡奉獻社會。

西征熱門/

一號觀察/

軍事推薦/

熱門專題/

精彩視頻/

人民領袖

警惕!“兒童片”兒童不宜!惡搞經

哈桑阿巴斯-敘利亞之殤

今日中國,如您所愿

《輝煌中國》第一集 圓夢工程

軍品收藏/

用微信掃一掃

站長素材
黑龙江36选7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