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西征網! [登錄] [注冊]

魯迅要是活著要么坐牢要么閉嘴?來看看毛主席是怎么說的吧!


今天是魯迅先生(1881年9月25日-1936年10月19日)逝世83周年,這兩天,網絡上關于魯迅的一個老梗又被翻出來了。有人“引用”(不確定真偽)魯迅之子周海嬰先生《魯迅與我七十年》中的說法:“1957年,(有人)向毛主席提一個大膽的設想疑問:要是今天魯迅還活著,他可能會怎么樣。對此,毛主席回答:以我的估計,(魯迅)要么是關在牢里還要寫,要么是識大體不作聲。” 不得不說,這段文字還是很“高明”的,話說,連魯迅在新中國都不能發出聲音了,那新中國還談什么“言論自由”呢?說白了,無非是借魯迅攻擊新中國,攻擊毛主席罷了。然而,謊言再“高明”終究還是謊言,理由很簡單:不合常理。

魯迅要是活著要么坐牢要么閉嘴?來看看毛主席是怎么說的吧!

  早在《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中,毛主席就明確指出:“我們有兩支軍隊,一支是朱總司令(朱德)的,一支是魯總司令(魯迅)的。”由此不難看出毛主席對魯迅的推崇。毛主席如此推崇魯迅,又怎么可能說出魯迅在新中國“要么是關在牢里還要寫,要么是識大體不作聲”這樣的話呢?那豈不是自己扇自己嘴巴,擺明了說新中國連魯迅都容不下?

  真實情況是這樣的。1957年3月10,毛主席在中南海頤年堂召集新聞出版界座談會時,毛主席說:“有人問,魯迅現在活著會怎么樣?我看魯迅活著,他敢寫也不敢寫。在不正常的空氣下面,他也會不寫的,但更多的可能是會寫。”(《毛澤東年譜》下冊第3卷第105頁)

  毛主席是曾充分領略過“不正常的空氣”的。眾所周知,毛主席早年曾主辦過影響巨大的《湘江評論》,可惜還沒辦幾期就由于國民黨當局的阻撓和迫害被迫停辦了,這說明“不正常的空氣”確實對正常的言論自由產生巨大的干擾。要說“不正常的空氣”,新中國雖然不多,但多少還是有的,而這些“不正常的空氣”恰恰來自于那些公知的前輩——右派。

  比如說,盧郁文在國民黨革命委員會中央擴大會議上發言,批評某些人提意見有片面性,只許自己提意見,不許人家說明。會后,盧郁文就收到匿名的恐嚇信,說他“為虎作倀”,恫嚇他“及早回頭”,否則“不會饒恕你”。坦白說,盧郁文的遭遇與如今很多網絡上的自干五是非常相似的,公知不就是動不動就恫嚇自干五“閉嘴”,否則“民主后殺你全家”嗎?可是,這樣的恐嚇連自干五、盧郁文都嚇不倒,難道還能嚇倒魯迅?坦白說,這是沒多少人會相信的,因此,毛主席才會說“更多的可能是會寫”。

  毛主席一貫是主張言論自由的,否則也不可能說出“讓人說話天塌不下來”之類的話。毛主席向來愿意傾聽批評意見,比如在1957年會見保加利亞代表團時,毛主席就曾說“公開在報紙上批評黨的缺點,黨內黨外合作一塊來批評錯誤和缺點,這樣黨就更團結。要使公開批評成為習慣。共產黨的缺點可以批評,人民政府的缺點可以批評,言者無罪。”(《毛澤東年譜》下冊第3卷第145頁)

  但是,言論自由并非對所有人都適用,起碼資產階級反動派(某些右派)就沒有言論自由。批評分善意的批評和惡意的批評兩種,而善意和惡意絕不是猜想的,而是可以看出來的,這點從近些年公知的“批評”就可以看得很清楚,那些公知所謂的“批評”不過是以“批評”為名義的惡意攻擊,而且,攻擊之余,那些公知還與各種敵對勢力沆瀣一氣,因此,這些人的言論自由必須受到嚴格的限制。對此,毛主席認為“這種人不但有言論,而且有行動,他們是有罪的,‘言者無罪’對他們不適用。”(《毛澤東年譜》下冊第3卷第183頁)

  除了這極少數資產階級反動派,絕大多數人在新中國都是有言論自由的,對于知識分子來說同樣如此,魯迅就更不會例外。毛主席曾稱贊:“魯迅的方向,就是中華民族新文化的方向。”而毛主席所指的中華民族新文化的方向,毫無疑問是要為勞苦大眾服務的,既然是為勞苦大眾服務的,魯迅怎么可能是資產階級(反動派)知識分子呢?既然不是資產階級(反動派)知識分子,又怎么可能沒有言論自由呢?

  如此,答案就很明確了,任何人,只要你始終與人民同呼吸共命運,新中國的言論就都是暢通無阻的,而你一旦背離了國家和人民,背叛了無產階級,那么,就算你學富五車,才高八斗,你還是能少說就少說吧。正如毛主席所說的:“知識分子應當成為無產階級的知識分子,沒有別的出路。……我們所勸的,就是那些處在中間狀態的人。他們應該覺悟,尾巴不要翹得太高,你那個知識是有限的。決定大局,決定大方向,要請無產階級。”(《毛澤東年譜》下冊第3卷第188-189頁)

  眾所周知,魯迅寫過很多批判性的雜文,如刀槍,如匕首,扎得那個舊世界千瘡百孔。“為了打鬼,借助鐘馗”,如今,某些人把魯迅抬出來,無非是指望打著魯迅的旗號為自己的“批判”壯膽打氣,順便為自己涂脂抹粉自抬身價罷了。可是,正如毛主席曾說的那樣:“我們不但善于破壞一個舊世界,我們還將善于建設一個新世界”,而對于魯迅來說,他應該不止善于批判一個舊世界,還善于歌頌一個新世界吧。

  毛主席曾說:“魯迅是中國文化革命的主將,他不但是偉大的文學家,而且是偉大的思想家和偉大的革命家。”可想而知,集偉大的“文學家、思想家、革命家”于一身的魯迅如果活在新中國,看到新中國欣欣向榮、蒸蒸日上,看到新中國人民當家作主,翻身把歌唱,他的心里該是多么快活啊。他又怎能不歌頌,他又怎能不歡呼?當然,如果魯迅真的為新中國歌頌歡呼了,恐怕在公知眼里又成“跪舔”的代名詞了吧?唉,多么可憐又可悲的公知啊。

(完)

透視西方民主真相、解讀新聞熱點事件、剖析輿情事態走向、更多精彩原創時評。
敬請關注西征網微信,掃描二維碼免費訂閱。

掃描加關注

責任編輯:水墨江南

專欄推薦/

隨著香港的回歸,香港與內地的交流也日趨緊密,華人的地位更是與港英時期不可同日而語。受到了良好教育的香港

中共黨員。用事實說話,傳遞中國好聲音。金猴奮起千鈞棒,玉宇澄清萬里埃。

《日本の恩公蔣介石》作者,人稱無風。無黨派人士,久經考驗的愛國主義青年。

中共黨員,大學本科學歷,全國優秀教師,網絡知名專欄作家、多家報刊雜志特邀評論員。

傳播精神文明正能量,鞭撻社會歪風邪氣,矢志不渝,拙筆不墜,愿以筆墨網絡奉獻社會。

西征熱門/

一號觀察/

軍事推薦/

熱門專題/

精彩視頻/

人民領袖

警惕!“兒童片”兒童不宜!惡搞經

哈桑阿巴斯-敘利亞之殤

今日中國,如您所愿

《輝煌中國》第一集 圓夢工程

軍品收藏/

用微信掃一掃

站長素材
黑龙江36选7开奖号码